【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撸大片备用地址ldp12.com,ldp13.com,ldp14.com,ldp15.com,ldp16.com,ldp17.com,ldp18.com,ldp19.com,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永久地址(ldp11.com),地址栏输入(ldp11.com)即可访问!!!

三国淫战全集之五


  第十九章较量(上)
  "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曹操祖宗叨食汉禄,不思报效,反怀篡逆之心,挟天子以令诸侯,诛忠良,屠民众,天下之所共愤,而又畏其残暴之师,徐州等地屠城之举,以令天下百姓心寒,樊城、新野数十万民众闻曹操欲来,不惜背井离乡亦要跟随我主,足可说明人心所向,道之所在,此乃曹操之失‘道’也。"周瑜笑而不语,正所谓胜者王侯败者寇,历史永远由胜利者书写,数十万百姓跟随刘备,究竟是畏惧曹操还是被刘备当挡箭牌,谁也说不清楚,因而在"道"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素上纠缠必然是毫无结果的。
  令人窒息的深吻依旧在继续,貂蝉感觉乔香的小舌时而缠住自己香舌,时而舔食自己的上颚,就像章鱼的触手一般灵活,尤其是在纠缠的时候,感觉自己的香舌就像是被捆住了一样,难以动弹。而乔香感觉貂蝉的香舌不断地上下翻飞摆脱自己的纠缠,然后突入自己的口腔大力搅动,就像泥鳅一样湿滑而又灵敏,尤其是在搅动的时候,感觉就像有条活鱼在嘴里活蹦乱跳似的。口水之间的交换,腔内的互舔,两人是拼尽全力想在初期就占到优势,但在吻技上她们势均力敌,两人终于忍受不了长时间的缺氧状态,松开各自的小嘴,大口地喘着气。待气息平稳,两人相视露出嘲弄似的微笑,然后貂蝉伸出香舌轻轻地舔着乔香的玉脸,而乔香也伸出自己的小舌在貂蝉的唇边画圆,当两条鲜红的香舌碰触在一起时,两人又"啵"地一声吻到了一起,而这次的交锋的时间更长,口腔内的纠缠也更加激烈,但其结果依然没有改变,只不过是两人相互交换了不少唾液罢了,但与对方互吻留在嘴边的清新香甜的气息,诱使两人再次激吻起来。
  见周瑜没有答话,诸葛亮也明白其中缘由,便接着往下说道:"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如今曹操之众,远来疲惫且水土不符;近追我主,轻骑一日夜行三百里,此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此时虽是盛夏,而北方之人,不习水战,只需依托长江天险,便可拖到冬至,届时,曹操百万之众必然缺衣少粮,再辅以谋略,则一战可胜矣,曹操上不占天时、下不占地利,纵有百万,又何足惧载。"貂蝉和乔香的唇舌在第三次分开之后,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吻技不再自己之下,再在这方面纠缠下去,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因此两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移到了对方的胸部,两人对视一眼,乔香率先扒下貂蝉的胸巾,使其饱满的双峰暴露在空气之中,乔香俯下身去,一把抓住貂蝉的右乳,伸出香舌围着乳头舔食一圈,然后一口吸住,乳头乳晕没入口中,又用舌尖来回拨弄貂蝉的乳头,然后再转而进攻左乳,貂蝉任由乔香用嘴和舌头在她胸前肆虐,似乎很享受的样子,同时先褪去自己上身的衣物,又缓缓地剥下乔香上身的外衣,双手齐出隔着胸巾捏住乔香同样饱满的双乳揉搓起来。在乔香的"服务"下,不一会儿貂蝉的乳头就因兴奋而竖了起来,"恩~,你到是有些手段,现在换我了。"说罢,貂蝉便揪起乔香的头发,将其拉起,乔香得意地笑着,貂蝉不以为意,径直扯下乔香胸前最后的遮挡物,双手抓住乔香的双乳,将其托起,继续揉搓,并将其粉红色的乳头集中到一处,同时俯下身子,伸出香舌飞快地拨弄着乔香的乳头,并时不时地用牙齿轻咬,只听乔香鼻息加重,身体也有些颤抖,很快,乔香的乳头也竖了起来,貂蝉满意地直起身子,将自己的胸部靠了上去,乔香见状也毫不示弱,两人侧过身子相对而立,右乳对右乳,像剑客一般摆开架势,竖起的乳头先在对方的乳晕上围着乳头画着圆圈,似乎在寻找战机,可寻觅了几圈似乎都找不到破绽,只好正面交锋,打定注意,两人将乳头略微分开,又以极快的速度撞在一起,两人都有意让自己的乳头对上对方的,竖起的乳头像拼刺刀一般碰撞在一起,直挺挺的乳斗瞬间被对方的顶得略微弯曲,貂蝉紧紧抿住嘴唇,以抵挡着这强烈的刺激,乔香则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分几次缓慢呼出,才化解了欢叫的冲动。这还未完,顶过了最初的刺激,两人耸胸向前,都想将对方的乳头顶弯顶回,而小小的乳头难以承受两人的施力,在两人加力的一瞬间便错开刺进对方的乳房里,引得两人全身又是一阵颤抖,随后再换左乳,情况也是一样。"我就不信玩不过你!两个一起来!"乔香用手托起双峰,还示威似的晃了晃,"哼,谁怕谁!"貂蝉也托起双乳,不甘示弱地颠了颠,两人将双乳摆正,先试着让乳头对上,四个竖起的粉红色的乳头对在一起,像香甜的樱桃一般诱人。"认输吧,现在还来得及,一旦开始了即使你喊认输我也不会放过你的。"貂蝉轻声说道,给对手制造心理压力。"你才快点认输吧,我对我的胸部有充足的自信,一定压扁你的。"乔香丝毫不受影响,反而挑衅起来。"敬酒不吃吃罚酒!"多说无益,貂蝉从来就没指望能用言语打败对方,既然都不肯退却,就用身体来说话吧。貂蝉率先上前一步,挺胸一顶,乳房撞击,将乔香撞得退后一步,乔香大怒,也挺起胸脯上前一步,欲将貂蝉也撞退一步,可惜貂蝉早有准备,一脚退后支撑,顶住了乔香的冲击,双手绕到乔香神后,锁住了乔香的细腰,乔香见冲撞未见成效,腰部又不锁住,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同样用双手锁住貂蝉的小蛮腰。两人搂在一起,中间胸部激烈交锋,两人时而挺起胸膛让乳房相互挤压,饱满的胸部变成了柿子饼一般对在一起,由于乳头刺进乳房的刺激,两人这时都扬起头,双唇呈现"O"型,发出轻微的"恩恩"声,发泄着自己的情欲;时而又撤去压力流出一些空隙,晃动身体使乳房左右摇摆相互撞击,由于撞击所带来的麻、痒、疼等感觉,两人这时都是呲牙咧嘴,承受着相应的痛苦和快感。两人咬牙坚持,谁也不肯放弃,随着时间推移,两人体力消耗巨大,胸部也因顶和撞而麻木的有些失去了知觉,使得两人不得不松开相锁的双臂,分开揉搓各自的乳房,以缓解酸痛的感觉。


  当诸葛亮刚刚阐述完"天""地"的时候,周瑜终于开口了:"先生所说吾亦知晓,可曹操戎马半生,身经百战,又通晓兵法,破黄巾、擒吕布、灭袁术、收袁绍,深入塞北,直抵辽东,纵横天下,手下名将谋士无数,又治军极严,吾之所虑,在‘将’‘法’二字,不知先生对‘将’有何高论?"鲁肃在旁先是一愣,心里嘀咕:终于发难了啊 !
  第二十章较量(下)
  隔壁,貂蝉和乔香在激烈的乳斗过后,突然一改刚刚的凶猛动作,变刚为柔,此刻,两人轻抚对方光滑的脊背,光着上身肌肤不断地摩擦,樱桃般的小嘴再次吻在一起,但只是停留在唇对唇的接触,小鸟啄食般一碰便分,貂蝉的双手从乔香的背部向下滑动,溜入乔香的裙中,开始有节奏地揉搓对方丰满的香臀,并不时地抚摸对方的大腿。乔香则搂住貂蝉的脖颈,伸出小舌轻舔对方的面颊,或轻咬对方的耳垂。轻柔的动作减少了相互"厮杀"所带来的疼痛,却催化了情欲的增长,两人并不知道隔壁剑此时拔弩张的气氛,但却知道此刻隔壁正坐着三个大男人,一旦被发现后果将难以善终,快感越来越强烈,貂蝉被乔香吻得满面潮红,小嘴微张却不敢发出声音,乔香则感觉被貂蝉抚摸过的地方像火烧一样烫,但又说不出地舒服,以至于情不自禁地抬起一条腿任由貂蝉的小手在腿部和臀部之间游走,紧紧抿住双唇不敢松开,但却鼻息粗重,两人都不时难以忍耐,发出轻轻的"恩""啊"之声。片刻之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将右手伸入对方的裙中,开始玩弄对方的阴部,捏阴核、揉阴唇、扯阴蒂、插阴道,手淫奇巧是无所不用,拍阴阜、掐会阴、抠肛门、拔阴毛,不时两人也是互下狠手,快感中夹杂着痛苦使得两人的身体越开越兴奋,原本溪流一般细小的淫水如今犹如长江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两人将头部偎依在对方的肩头,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压制自身的情欲和进攻对手的阴部上,毫不在意中间两人的傲人双峰挤在一起成了饼形。
  诸葛亮微微一笑,对周瑜咄咄逼人的眼神毫不在意,似乎胸有成竹,只见他轻摇羽扇,不紧不慢地说道:"将者,智、信、仁、勇、严也。曹操不思天时,不虑地利,劳师远征进犯东吴,此乃不智;招降纳叛却又杀害旧主,此乃不信;驱使虎狼之师屠戮手无寸铁之百姓,此乃不仁;长坂当阳桥上被三吼吓退,错失良机,此乃不勇;如今派一女人为使,欲坐收江东,用人不当,又异想天开,此乃不严也,曹操五德不备,怎可为帅?"一番话可谓有理有据,说得鲁肃在旁是不住点头,深以为然。周瑜却没有收回那咄咄逼人的目光,又问:"那张角、吕布、袁术、袁绍皆乃世之枭雄,为何全部败于曹操之手?"诸葛亮迎上那目光答道:"张角之徒,草莽出身,用道术蒙骗百姓,起初声势虽大,却难以持久,加之群雄共逐,安有不败之理,非操之功也;吕布之辈,三姓家奴,背信弃义,虽武勇过人却不善用兵;袁术之流,自立称王,愚不可及,天人共弃;袁绍其人,徒有声望而不善用人,废长立幼,子嗣不睦,官渡之战,田丰献上忠言却被打入大牢,沮授善于用兵却不任用,丢白马失乌巢,此战与其说曹操用兵如神不如说袁绍愚蠢透顶,曹操所胜之人不过如此,不知将军自比他们,若何?"鲁肃心中暗自感叹:孔明果然了得,最后一句可谓反将了公瑾一军,他此时已经将曹操贬得一文不值,公瑾若再言曹操用兵如神则等于承认自己不过一个庸才。周瑜心中暗怒,诸葛亮此时把他逼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表态投降?便承认自己是个庸才,表态决一死战?可这种被人赶驴上磨的感觉令他十分不爽,正在左右为难之际,突然隔壁传来"咚"地一响,似乎有什么重物摔在了地板上,将鲁肃和诸葛亮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片刻,周瑜心思如电,马上笑曰:"估计是哪个下人不小心摔了东西,让先生笑话了,先生接着说说‘法’吧。"隔壁,貂蝉和乔香在相互的玩弄下终于忍不住同时迈向了高潮,在一阵颤抖过后由于在对抗中体力消耗过大,两人都是双腿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地板上,发出"咚"地一声,弄得两女一阵心惊,还好隔壁似乎没有出来巡视的迹象,两人稍稍安心之后便又将注意力集中到对方身上,貂蝉笑曰:"小乔之名,名不虚传,果然有些本事,既然坐着,咱们就来斗斗屄,如何?"乔香冷"哼"一声,也不答话,一把扯下裙子,叉开双腿,此举已无需多言。貂蝉也不肯退让,她一边褪去裙子,一边观察乔香的阴户,只见其阴户外面白白嫩嫩,异常宽阔,似是一般凡品,貂蝉心中疑惑,如若乔香的淫屄是一般凡品,怎能与乔春的春水屄抗衡?


  除非有什么奇巧淫技,可淫屄为凡品的女人想战胜拥有名屄的女人一般都是靠手上功夫,比如她在司徒家时从小训练她淫技的王允的夫人便是手淫高手,靠着一双淫手在洛阳城内所向披靡,即便是身怀名屄的后宫娘娘都畏她三分,不过貂蝉15岁那年便击败了她,当然,貂蝉靠的白虎屄的强悍,论手上的功夫,貂蝉还是远远不及的,刚刚比拼手淫,貂蝉并未感到乔香的技巧过人,因此貂蝉决定先探探虚实,褪下裙子扔到一边,貂蝉俯下身子去舔乔香的阴户。见貂蝉如此,乔香嘴角上扬,似乎胜利在望,她突然伸手将貂蝉掀翻,自己则扑上去将貂蝉压在下面,两人呈69式上下叠在一起,各自淫屄正对在对方的眼前,乔香先下嘴为强,伸出小舌对着貂蝉的淫屄肆虐起来,双手也不老实地揉捏貂蝉的香臀和美腿。
  貂蝉不知乔香作何打算,如此也可仔细观察乔香的阴户,因此也不反抗,同样用嘴对着乔香的淫屄展开攻击,然而片刻之后才知上当,貂蝉舔食阴户的快感,竟使乔香淫屄玉门慢慢关起,貂蝉的香舌难以钻进刺激里面的肉壁,只能停留在舔食外部的阴唇,此时貂蝉才恍然大悟,这哪里是什么凡品,原来是天下十二名屄中排名第三的荷包屄!荷包屄不同于其他名屄玉门较窄,而反其道而行之,其阴户玉门较宽,但进入内部后,却又变得狭小,大多数人都难以辨认荷包屄,看到这种阴户外面异常宽阔便将这难得一见的珍品视为普通之物,因而往往忽视了拥有这种奇珍异宝的主人,荷包屄的妙处就在于当门户被敲开之后,玉门便会紧紧关起,将阳物死命钳住,使得男性的命根子有如吹气的气球般膨胀,被卡紧在玉门关口,除非玉门自动松开,否则男性是没办法拔出,由于夹得极紧,往往是男人爽的不得了,这也是更多人钟爱荷包屄,将其排在春水屄之前的原因,而在现代女斗中,由于荷包屄的特性,使得拥有荷包屄的女人在用双头龙对插的战斗中可谓战无不胜,因为她根本不用训练便可以将双头龙夹得文斯不动,当然只有她插对手的份了。而此时貂蝉被乔香压在下面,淫屄被乔香弄得舒服的不得了,而自己却拿对方的毫无办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快感越来越强烈,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淫水在不住地流淌,她必须想办法改变现状 。
  诸葛亮对周瑜借机转移话题并不在意,他继续侃侃而谈:"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如今操在江北,我等在江南,论曲制,曹操军中混有袁绍、刘表之降兵,必然号令不齐;论官道,非我所能定也,此在吴侯与将军如何调兵遣将;论主用,北方之人不习水战,岂是东吴水军之对手。"周瑜低头若有所思,片刻之后,道:"先生所言,我已知晓,然兵法又说:天、地、将、道、法五个条件全部具备也并不意味着百战百胜,此事关乎东吴安危,请容我在考虑考虑。"鲁肃在旁都略感不快:竟白费了半天口舌,公瑾果然老谋深算,好一个"五个条件全部具备也并不意味着百战百胜",简简单单一句话便否定了孔明的全部努力!
  第二十一章胜负
  围棋是聪明的中国人发明的一种古老的棋类游戏,它博大精深,包含着中国人几千年的智慧和谋略,其中有一种阶段或者说是状况,指的是双方的棋子在一处相互攻击厮杀,称为"劫争",可决定此处胜负的关键,却往往在远离"劫争"所在处,棋盘上另外地方的"劫材".
  周瑜心里的小算盘诸葛亮是了如指掌,兜了一个大圈又回到了原地,无外乎一个意思:你浪费了半天口水,是战是降,还得听我的,我说战就战,我说降就降,你"卧龙"的游说根本没起作用。心中暗叹周瑜老谋深算,但三分天下的大计在此一举,如若孙权投降曹操,则曹操一统天下指日可待,看来撼动周瑜还得从那个传闻入手,打定主意,诸葛亮先是一笑,说道:"将军所言极是,天、地、将、道、法五个条件全部具备也并不意味着百战百胜,愚尚有一计:无需用兵,亦不劳牵羊担酒,纳土献印;不须亲自渡江;只须遣一介之使,扁舟送两个人到江上。操一得此两人,百万之众,皆卸甲卷旗而退矣。"周瑜心中疑惑,不知诸葛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问曰:"用何二人,可退操兵?"孔明曰:"亮居隆中时,即闻操乃好色之徒,曾发誓曰:吾一愿扫平四海,以成帝业;一愿得江东二乔,置之铜雀台,以乐晚年,虽死无恨矣。今虽引百万之众,虎视江南,其实为此二女也。将军若献上此二女,操必称心满意,班师回朝。此范蠡献西施之计,何不速为之?"周瑜闻言脸色微变,曰:"操欲得二乔,有何证验?"孔明曰:"曹操幼子曹植,字子建,下笔成文。操尝命作一赋,名曰《铜雀台赋》。赋中之意,单道他家合为天子,誓取二乔。"瑜曰:"此赋公能记否?"孔明曰:"吾爱其文华美,尝窃记之。"瑜曰:"试请一诵。"诸葛亮心中窃笑:上钩了。


  而此时貂蝉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窘境,万万没想到原本出于保守的试探竟让自己陷入被动,乔香也不是易于之辈,前面的两人的较量可以说是五五之数,平分秋色,此时正是一举战胜这个劲敌的大好机会又怎能放过?只见她香舌翻飞,时而舔食阴唇,时而将舌头卷起伸入貂蝉的阴道内刺激肉壁,弄得貂蝉娇喘连连,却又不敢浪叫,好不痛苦。貂蝉强忍着潮水般的快感,虽然明知不会有太大效果,还是用舌头进攻着乔香的阴户,同时也思考着对策,可下体一波一波地快感直冲她的大脑,形势逼人,如果不能快点想出对策,此战必败无疑了。突然貂蝉脑中灵光一现,回想起了一种手淫技巧,不过这招需要对手指动作的把握极其精准,而且施术效果也是因人而异,不然会起到反效果,是一种非常高超且难以把握的技巧,貂蝉以前也只练习过几次,并没有在实战中运用过,因此也没有成功的把握,不过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因此貂蝉决定死马当做活马医,全力一拼。貂蝉首先停止了对乔香阴户的进攻,伸出两根手指放入口中吸允起来,乔香见状,以为貂蝉已经完全沉溺在肉欲的快感当中,毫无反抗之力了,因此更加卖力地挑逗着貂蝉的阴户。貂蝉将两根手指润滑完毕,便将其向乔香的肛门移去,缓缓地将食指插了进去,乔香感觉到有异物进入了自己的肛门,及其难受,但还能忍住,心中暗骂貂蝉变态,嘴和手却没有因此而停下来,继续对着貂蝉的阴户发动着连绵不断地攻势。貂蝉见一根手指进入,乔香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猛地一下将中指也捅了进去,剧烈的疼痛令乔香的身体颤抖不已,攻势也为之一泄,险些发出惨叫,疼痛尚未减轻,下体又传来莫名地快感,原来貂蝉在用另一只手有节奏地揉捏着乔香的阴核,通过刺激阴核来使乔香产生快感,而插入肛门的手指也开始有规律地进出,此时乔香正隐忍着两种煎熬,肛门传来的疼痛和刺激阴核带来的快感同时刺激着她的神经,实难忍受,但一想到自己的丈夫,她又咬紧牙关对着貂蝉的阴户猛攻起来。貂蝉原本以为乔香会忍受不了这种刺激而投降,没想到她居然能坚持下来与自己死斗,本来自己已经处于劣势,全指望这既打击精神有打击肉体的招数一击制胜,随着乔香慢慢适应,此招效果会越来越弱,而在乔香的不断进攻下,自己已经快要失守了。就在貂蝉一筹莫展之时,一滴淫水滴落在了貂蝉脸上,貂蝉定睛一看,发现乔香原本紧闭的玉门竟然打开了!原来想让荷包屄松开玉门有两种方法:其一是让她高潮,其二便是刺激肛门,貂蝉误打误撞竟然找到了破解荷包屄的窍门!虽然此时貂蝉还没有想明白,但机不可失的道理她还是知道的,见乔香玉门打开,貂蝉毫不犹豫地卷起舌头插了进去,发挥自己的舌技,不断地刺激着乔香的肉壁,而双手也没有停止,继续刺激着乔香的肛门和阴核,在着三重的打击下,乔香再也忍受不住,释放自己精华的同时发出了呻吟之声。
  "……立双台于左右兮,有玉龙与金凤。"听诸葛亮朗诵到这里时,周瑜心中还没有掀起任何波澜,而当听到下一句"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时,不知怎地耳边竟然隐隐听到呻吟之声,这个声音虽然很小很小,近似于幻觉,然而这声音他太熟悉了,每次行房事的时候这个声音都在他的耳边盘旋,每次都是欢快的,而这次他竟让在这呻吟中感到了不甘和屈辱,此时他的眼前浮现出曹操调戏自己妻子的画面,而小乔则屈辱地流着泪水,一时间气血上涌,怒发冲冠,离座指北而骂曰:"老贼欺吾太甚!"孔明急起止之曰:"昔单于屡侵疆界,汉天子许以公主和亲,今何惜民间二女乎?"瑜曰:"公有所不知:大乔是孙伯符将军主妇,小乔乃瑜之妻也。"孔明佯作惶恐之状,曰:"亮实不知。失口乱言,死罪!死罪!"瑜曰:"吾与老贼誓不两立!"孔明曰:"事须三思,免致后悔。"瑜曰:"吾承伯符寄托,安有屈身降操之理?适来所言,故相试耳。吾自离鄱阳湖,便有北伐之心,虽刀斧加头,不易其志也!望孔明助一臂之力,同破曹贼。"孔明曰:"若蒙不弃,愿效犬马之劳,早晚拱听驱策。"瑜曰:"来日入见主公,便议起兵。"乔香高潮淫水喷了貂蝉一脸,貂蝉见乔香已败,也便不再忍耐,也释放了自己的欲望,正欲阻止乔香呻吟,隔壁便传来一声怒吼:"老贼欺吾太甚!"吓得两人噤若寒蝉。过了一会,见隔壁似乎又平静下来,乔香便低声哭泣起来,貂蝉一时气结说道:"你们姐妹怎么一个样,输了就哭。"乔香哭道:"我输了,公瑾见到你会爱上你的,难道要我笑吗?"貂蝉悠悠地道:"我不属于这里,他不会见到我的,我保证。"乔香看着貂蝉,不知怎地,竟然对她的话毫不怀疑,也止住了哭声,两人静默了一阵,乔香问道:"我竟然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貂蝉微微一笑:"我叫貂蝉。"乔香一下子瞠目结舌:"怪不得!天下可能没有一个女人是你的对手。"貂蝉苦笑:"你错了,还有一个。"次日,传来周瑜力劝孙权联刘抗曹,孙权从之,派人将战术送至貂蝉处,貂蝉携战书送至曹操处,曹操勃然大怒,命人将卞夫人和貂蝉送回许都,起兵伐吴。


  公元208年11月,赤壁之战爆发,曹操中了周瑜火攻之计,被孙刘联军打败,狼狈地逃回了北方。
  第二十二章故人往事
  目光回到赤壁之战时的许都,甄宓原以为貂蝉走后自己能平静一段日子,可以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丈夫和孩子身上,起初也确实如她所想一般,曹丕也似乎又回到了迎娶她时的谦谦君子,将她视为珍宝一般。有一次宴请一些文人好友时,曹丕炫耀一般地将甄宓请出来拜见,客人们大都为避世子讳,不敢多看,唯独一个叫刘贞的人多喝了几杯,直勾勾地盯着甄宓看,曹丕对此显得满不在乎,因为他要的就是颠倒众生、满座皆惊的效果,那是一种拥美自得的炫耀,就是傻子也看的出来,甄宓终于感觉到他还是爱她的。然而,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她得来不易的平静生活。那天,她正在照看着孩子,突然美莲前来通报,说家中来了贵客,世子请她前去拜见,这种事很是平常,甄宓也习惯了,将孩子交给美莲,梳理打扮之后,甄宓来到了前厅,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所谓的贵客竟然是一个有着沉鱼落雁之美貌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她们曾经是闺中密友,后来却反目成仇。
  甄宓望着昔日的好友的侧脸,风采依旧,只是皮肤不似以前那样白皙粉嫩,却显得朴实健康,原本以为这辈子再无缘相见,没想到老天竟如此安排,此时正与自己的丈夫谈笑,说不出的心里是什么滋味,下意识地喊出了对方的名字:"昭姬。"蔡琰(字昭姬,后为避司马昭的讳,改为文姬)听到这熟悉得声音,心中也是一惊,刚刚被曹操赎回的她,回到中原,到处都物是人非,与记忆中大相径庭,来到许都便被世子请到家中做客,万万没想到竟然能听到故人的声音,她缓缓地将目光转向那个声音发出的地方,接着便看见了甄宓,还是那么美艳动人,令人无法直视,相比以前身上又多了一份成熟妇人的味道,显得更加倾倒众生,两人目光接触的一瞬间,时光似乎又回到了从前。
  蔡琰15岁时,因为父亲蔡邕的关系,经常到河东世家卫家拜访游玩,从而结识了自己第一任丈夫——卫仲道。那天她又被蔡邕带去拜访卫家,看见卫仲道正与一位少女玩耍,由卫仲道那得知,原来是河北富商甄家的女儿甄宓,甄家与卫家是世交,因此甄宓经常前来做客,与卫仲道颇为投缘,卫仲道本身又是出色的大学子,才华横溢,甄宓把他当做亲哥哥般敬仰崇拜,蔡琰和她一回生二回熟,便成了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那年甄宓14岁。一年后,蔡琰16岁,正式嫁入卫家,与卫仲道结为夫妻,夫妇两人恩爱非常,身在河北的甄宓也为他们感到高兴,然而好景不长,不到一年,卫仲道便因咯血而死。蔡琰不曾生下一儿半女,卫家人迷信,找了个算命先生算了一挂,结果显示蔡琰与卫仲道属性相克,卫家的人嫌她克死了丈夫,对她冷言冷语,当时才高气傲的蔡琰不顾父亲的反对,毅然回到了娘家。而甄宓在卫家人的影响下也相信了是蔡琰克夫,对蔡琰克死了卫仲道又私自离开婆家气愤难当,竟从河北找上门来,一见面蔡琰便从甄宓的眼神中看出她绝不会是来叙旧的。
  那天,蔡琰将甄宓带进自己的闺房,屏退了侍女,屋中只剩下她俩。两人四目相对许久,屋中静得可怕,似乎预示着风雨欲来。结果还是蔡琰先开了口:"你这次来有何贵干?"甄宓冷冰冰地看着蔡琰,只说了两个字:"回去。"蔡琰当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原本她回来后也很后悔,怕惹人耻笑,但一想到卫家人的冷言冷语,便觉得难以忍受,心高气傲的她又怎会屈从于别人的威胁,"为什么?"她问道。蔡琰的态度使甄宓的眼睛几乎喷出火来,但她还是压住心头的怒气冷冰冰地说道:"你克死了卫哥哥我可以不怪你,但你不能这样一走了之!"听到这里蔡琰心中难平,怒道:"仲道命该如此,他死与我何干,真是莫名……啊!"只听"啪"地一声,蔡琰左脸上便多了五个指印,后面的气话硬是没说出来,疼得泪水在眼窝里打转,她本来就是小姐的身子,那里受过这般屈辱,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反手便想还甄宓一个巴掌,哪知甄宓反应很快,用胳膊挡住,蔡琰见一击不成,心中怒气再次翻腾,想也不想便扑了上去,两人扭打在一起,原本都是大户小姐,两人也不知道如何打架,只知道揪头发扯衣服,相互推挤,下面双脚互踢,由于裙子的关系,也抬不高,只能踢到膝盖附近,与其说是打架,不如说更像是摔跤或角力,只是没有规则罢了。角力中,甄宓抬腿踢向蔡琰,不成想蔡琰正好发力将她向后推去,单脚支撑的甄宓一下便失去了平衡,向后倒了下去,她下意识地抓住了蔡琰,将她也拽倒,不过甄宓当了垫背,摔在地板上发出"咚"地一声闷响,接着便是蔡琰压了下来,疼痛使得甄宓有些眩晕,而蔡琰抓住机会骑在甄宓身上还了她两个耳光。甄宓哪里受过这等屈辱,发疯似的挣扎,又伸出一只手在蔡琰左乳房上用力一掐,疼得蔡琰一声哀嚎,被甄宓顶翻,甄宓翻身上来,腰部被蔡琰用双腿夹住,难以保持平衡,便一手支地,腾出另一只手扇蔡琰的耳光,蔡琰一手抵挡,一手在甄宓身上又拍又掐,甄宓见这样吃亏,便一手抓住了蔡琰进攻的手腕,但蔡琰又使出了另一只手,只好放弃了支撑的手臂,抓住蔡琰的另一只手。两人又回到了角力的状态,在地上来回的翻滚,谁占据了上位便想办法抽出一只手来或扇对方几个耳光,或在对方身上狠掐几下,疼痛使得她们更加仇视对方,心高气傲的她们谁也不肯认输,就这样两人僵持了约半个时辰,精疲力尽的她们终于停止了角力,坐起来在地上喘息,但两人的十指还扣在一起没有松开,她们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散架一般疼痛,这并不是因为她们相互殴打所致,实际上不会打架的两人并没有给对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只因她们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剧烈的活动,剧烈的消耗使得她们身体这般疼痛,但她们将这疼痛悉数算在了对方头上。过了一会儿,两人感觉身体情况有所好转,而且也冷静下来,因此没有再动手,只是相互瞪着,良久,甄宓才道:"决斗吧。"蔡琰知道甄宓指的是性斗,现在也只有女人间流传的女娲战妲己的传说才能解决两人之间的恩怨了,便想也不想便说:"好,三个月之后,咱们决一胜负。"甄宓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甄宓回到家中苦练原本十分厌烦的性技,只为打败蔡琰,出心中一口恶气。
  蔡琰也毫不懈怠,在家中请教有过此经验的女人,请她们指点并与她较量。
  然而造化弄人,在离决战还有半个月的时候,吕布因貂蝉杀了董卓,大肆追捕董卓旧部,结果李催、郭汜作乱,杀入长安,蔡邕被抓入大牢,死于狱中,又逢匈奴入侵,蔡琰被匈奴掠去,被左贤王纳为王妃,一待就是十二年。
  这是十四年前的事了。


上一撸:红杏出墙:乡村大凶器之我们炕上去玩儿



下一撸: